釋經學課程

此系列是蔡麗貞博士於中華福音神學院教授的釋經學課程。

蔡麗貞(英國亞伯丁大學哲學博士)任教於中華福音神學院,也曾擔任該學院的院長。研究領域包括釋經學與教會歷史。

中華福音神學院(簡稱華神)成立於1970年,是台灣一所跨宗派的神學院。

第一課(上)

第一課(下)

第二課(上)

第二課(下)

第三課(上)

第三課(下)

第四課(上)

第四課(下)

第五課(上)

第五課(下)

第六課(上)

第六課(下)

第七課(上)

第七課(下)

第八課(上)

第八課(下)

第九課(上)

第九課(下)

第十課(上)

第十課(下)

第十一課(上)

第十一課(下)

課程預覽

我們中國人說,水可載舟,也可覆舟。聖經是我們信仰的根基,但是錯用聖經也會給我們的信仰帶來極大的危險。如果你把聖經斷章取義,任何的錯誤你都可以在聖經裡面找到論據。不要忘記,異端和我們一樣,讀的是同一本聖經,可是異端可以讀出完全不同的結論。如果你斷章取義,以偏概全的話,任何的錯誤都可以在聖經裡找到支持。但是正統的教會,我們真理的根基,是完整的聖經,是整本聖經,我們不會只抽一節經文來講一個重要的教義。

一個有趣的現象:就是同一節聖經,它可以有正反兩種立場的解釋。你看正統教會和異端,他們所找到的根據竟然是同一節聖經,所以這是很有趣的一些現象。

我下面要講一個故事,作為我們這個課程的一個序曲。

這個故事是發生在中世紀的末期。在十五世紀初時,法國的神學界所發生的一個有關於解經的爭論。這個解經的爭論是有關哥林多後書3章6節。

他叫我們能承當這新約的執事,不是憑著字句,乃是憑著精意;因為那字句是叫人死,精意是叫人活。

哥林多後書 3章6節

這個故事的導因原來是一起政治謀殺事件,可是最後爭論的中心卻是解經的問題。這事件事發生在1407年的法國朝廷。當時孛艮地(Burgundy)的公爵主謀暗殺了皇帝的弟弟,也就是皇叔。為什麼要殺掉皇叔呢?因為皇叔正在策動一個陰謀,想殺掉皇帝。所以孛艮地的公爵就先下手為強,把皇叔殺掉了。

殺人是要受到審判的啊,所以當時的法國朝廷就為了這事件,召開了一個公開的法庭來審問兇手。有趣的是,這個法庭的主審官居然是一位神學家。他是當時巴黎大學的神學院教授,名字叫Jean Petit。這個主審官站在兇手這邊,他是支持孛艮地的公爵的,他想要幫助兇手來洗刷罪名。因為他是神學家,所以他就想從聖經來找藉口,來替兇手洗罪。

主審官就宣告說,兇手的謀殺行為其實是正當合法的,兇手的行為是一個誅弒暴君的行為(這個暴君是指皇叔,不是皇帝)。他說,兇手殺人的目的是為了愛皇帝,是為了保護皇帝的生命安全,所以兇手的動機是值得同情的。他說,兇手的謀殺行為其實跟聖經所說的「不可殺人」其實是不衝突的。

Jean Petit說:雖然摩西律法十誡說「不可殺人」,但是律法必須不斷的適應環境的變遷。殺掉皇叔的行為其實完全符合律法的精意。什麼叫做律法的精意呢?他說,因為兇手是為了保護皇帝、是為了愛皇帝,他殺人的動機是出於愛心,而聖經也說過愛是成全律法,所以這殺人的行為是合乎律法的精意。

主審官甚至引用歌林多後書3章6節作為他的結論:「字句叫人死」。所以他說,我們解釋聖經時,不能太死板,不能完全按照字面來解釋。那我這裡就引用他的話,他說:「一成不變的主張聖經字面的意義等於謀殺一個人的靈魂。」他的意思是:字面解經不一定正確,我們還要看看他的動機,我們還要看看當時環境、當時的背景,所以我們不能夠太死板一成不變的按著字面來解釋聖經。這是他對哥林多後書3章6節的解釋。

這個故事還沒有結束,還有一個後續的插曲。過了八年以後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