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默爾《未來在等待的教育》導讀

第一講
第二講
第三講

讀書會簡介

周聯華牧師紀念基金會舉辦的「小驢駒讀書會」,目的是為了幫助大家增進思辨力,讓真知識與判斷力不斷增長,提升基督徒對信仰的深度,同時知道該讀什麼書、怎麼讀。

孫寶玲是美國南方浸信會神學院哲學博士,曾任教於香港浸信會神學院和台灣神學院,也曾擔任新加坡浸信會神學院院長。

周聯華牧師紀念基金會成立於2018年,旨在繼續推動周牧師生前致力的信仰、文化與文字工作。

預覽摘錄

介紹

各位弟兄姐妹平安,我是孫寶玲。很高興能夠在這個平台和大家分享。今天的我想藉著一本書和大家分享知識、教育,或是說,教育的製度如何影響生命。這本書的名字叫《未來在等待的教育》,英文名字是《To Know As We Are Known: Education as a Spiritual Journey》,作者是Parker Palmer。原著是一九八三年出版的,在大概十年前,校園出版社把它翻譯成中文。在這個系列裡,我打算用三個環節和大家分享。在第一個環節裡面,我想和大家介紹這本書出現的背景。第二節,我想和大家分享這本書裡面的部分內容。第三集,我想分享一下的這本書對人的經歷,特別對我的影響。那麼就讓我們一起來去理解一下這本書出現的背景。

背景

自從十八十九世紀開始,在歐洲出現了我們所說的啟蒙運動。這個啟蒙運動的帶來了很大的影響(尤其是西方世界),特別是對知識這個概念。其中一個特別有代表性的就是法國的一個哲學家笛卡爾(Descartes)。 他說,「我思故我在」。這是非常有名的一句名言,更加正確的翻譯是「我懷疑故我在」,意思就是說:我什麼都可以懷疑,什麼都可以質疑,唯獨不能質疑在質疑的我。所以一個能夠質疑的人就是一個很重要、很關鍵的本體。從這個角度來講,大家馬上就可以體會到,「我」變得是非常重要的。能夠產生質疑、分析、批判,就能夠產生對一切事物的分析和研究。這種分析的研究帶來一種很明顯的現象,就是強調客觀、強調抽離。一個能夠分析的人、一個很實在的主體,他必須能夠思考、能夠批判客觀的主體;再把它推進一步講:因為他能夠思考、因為他能夠批判、因為他能夠判斷,這個「我」他就具備了把握,甚至擁有了意義。所以一個人他能夠擁有知識、他能夠掌控知識,從這裡我們看出來的一種理性、客觀的生命狀態。也是很自然的,從這樣的生命的狀態,對事物的觀察和批判產生了一種科學觀點:客觀抽離的科學研究精神以及觀點。那麼在這樣的知識論的影響之下,我們大概可以想像,知識就變得……